第A01版:要闻

革命先辈在烽火岁月的一句话,让小山村一户家庭的两代人,自觉接力守护红色老宅——

83年信守一个诺言

  本报记者 曾翠 董枫 汪峰立

  昨天,缙云县双溪口乡双溪口村的丁宝祥、潜巧菊夫妇早早起了床,热情地迎接来自缙云县前路小学的一批学生,带着他们参观自己家的东厢房,讲述这个中共缙云县特别支部机关旧址的来历和故事。

  今年7月以来,一个月时间,他家的东厢房就已经迎来15批次、来自台州市、松阳县、莲都区、青田县等地的参观人员400多人。

  1940年,革命先辈雷克坚离开丁家时,说过一句话:“我还要回来的,还住那个房,还睡那张床,还盖那条被。”

  丁家两代人接力守护东厢房这间革命老宅原有的样子,让东厢房的桌子、凳子、床、棉被,一直保持着原有的摆设,一坚持就是83年。

  这不仅仅是守护一段红色记忆,更是对革命信仰和理想信念的一种自觉传承。

  “我还要回来的”

  从客厅穿行至后院中堂,步入东厢房,这段直角路线,丁宝祥夫妇已记不清走过了几次。

  厢房房门对面和右边靠墙位置,各摆着一张老式木床,泛白的深蓝色苎麻蚊帐打着补丁,却洗得干干净净。床上铺着草席,蓝底白花的土布被面,包着松软的棉被。窗户下的八仙桌上,一盏煤油灯、一个笔筒。柱子上糊着的报纸泛了黄,仔细辨认,是1939年的。

  说起这间房里的物件,丁宝祥总是滔滔不绝,“这是雷克坚同志从杭州带回来的报纸。这个房间是雷克坚、陈觉、钭炳荣三个人住过的,80多年来我们一直保存着他们睡过的床和棉被……”

  “打我记事起,这屋里的东西就这么摆着,父亲不许我们乱动,总说,雷同志他们还会回来住的。”随着87岁的丁宝祥娓娓道来,那段烽火岁月里的军民鱼水情清晰地浮现眼前。

  1939年9月,丁家住进了三位客人:雷克坚、陈觉、钭炳荣。雷克坚是四川人,对外的身份是国民政府“省战时特产合作社工作队缙云工作组组长”,而真实身份是中共缙云县特别支部书记。陈觉和钭炳荣是缙云人,负责农村党组织的建立和统一战线工作。

  之所以选择丁家,雷克坚等人最为看中的是丁宝祥的父亲丁文升的品格。作为教书先生,丁文升思想进步、为人厚道,在村中颇有威望。当时,国民党的乡公所就在丁家隔壁,所担的风险不言而喻。

  住下后,雷克坚等人就在丁家开展革命工作,并将丁家设为支部的机关驻地。他们常在夜间外出工作。为了掩护他们,丁文升特意把煤油灯点上,唱起“空城计”。

  居住在丁家的日子里,雷克坚三人与丁宝祥一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借住在丁家,但雷克坚等人自己解决伙食,用小炉子做饭,偶尔买到肉,总是分一碗给丁家。见雷克坚等人工作忙,丁文升的妻子蔡素香常帮着洗衣服,叠好放在他们床头。1940年春节,雷克坚没回四川老家,和丁家人一起过年,贴春联、挂纱灯、磨豆腐……丁文升还把大女儿许配给钭炳荣,“托付给共产党人,放心”。

  (下转第七版)

  (上接第一版)

  在丁文升一家的掩护下,雷克坚等人的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。1940年4月,雷克坚奉命调离缙云。临行前,他对丁文升夫妻说,“我还要回来的,还住那个房,还睡那张床,还盖那条被。”听了雷克坚的话,丁文升含泪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们一直等着他”

  雷克坚临行的这句话,成了所有丁家人刻骨铭心的牵挂。

  丁文升立下规矩:雷克坚他们住过的东厢房要保持干净。睡过的床,用过的家具,要永远保持原来的样子。

  除了房间卫生每周打扫,每一年梅雨季后,蔡素香都会把被子、蚊帐拿出来洗晒,叠整齐再放进柏木做的柜子里。

  一晃好几年过去,雷克坚等人都没有回来,甚至一点消息也没有。丁文升夫妇心里盼着,更担心他们的安危,便悄悄地打听他们的下落,几经辗转得知,陈觉已于1947年9月在龙泉县城被国民党杀害。蔡素香难过得几天吃不下饭。

  雷克坚是否还活着,人在哪里?杳无音信。而东厢房,丁文升夫妇仍在打扫,一直保留着原样,似乎这样能留住一丝希望。

  “1956年,我弟弟丁宝善要到缙云县城读书,向我母亲提出用雷克坚睡过的棉被。母亲却不肯,她说‘雷叔叔要回来睡的,哥哥在县城读书,你就和他合铺吧。’”丁宝祥回忆。

  丁家人包括成了丁家女婿的钭炳荣在内,一直在锲而不舍地寻找雷克坚。钭炳荣的二女儿钭小青还写了《雷伯伯,您在哪里?》一文,在当地媒体发表,希望知情人提供线索。上世纪80年代,丁文升还买了份厚礼,到缙云三溪乡,上门向曾经从军的一位老同志打听雷克坚的下落,可还是一无所获。

  2000年、2004年,蔡素香和丁文升相继去世,夫妇俩临终前还记挂着雷克坚,叮嘱后辈继续寻找。

  丁宝祥夫妇接过了守护的接力棒。和婆婆一样,潜巧菊每年都把棉被拿出来晾晒,东厢房打扫得干干净净。

  后来,经过原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诸葛蓉的寻找调查,丁家人终于得知:雷克坚已于1943年8月在淳安被国民党杀害。2017年,雷克坚被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为烈士。

  “我们一直等他回来,可是,他牺牲了……”丁宝祥哽咽着。

  “英雄就在我的家”

  2019年3月,丁家东厢房的门旁,挂上了“中共缙云县特别支部机关旧址”的牌子。

  江苏、安徽、贵州……一批批党员、干部、群众从四面八方慕名前来参观,据双溪口乡政府统计,当年参观人数超过了3万人。

  每每有团队前来参观,丁宝祥夫妇都是义务讲解员。无论多忙,他们都会放下手头的事,热心为到访者讲解有关雷克坚等人的革命故事。他们觉得,这是丁家老宅的光荣。

  坚守革命传统、赓续不灭的精神信仰已成为丁家的家风。逢年过节,丁宝祥总要对子孙讲讲革命的故事。丁家儿女也都自觉传承革命先烈敢闯敢干的精神。2002年,丁家拆掉了老屋的一半,盖起了三层半的小洋房,而东厢房,则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。

  “老房子没人住容易破败,每年都要检查屋漏。”早些年,丁宝祥都自己爬上去修,但上了年纪后,子女不让丁宝祥爬屋了,就请师傅修理,保持厢房原貌。

  每到秋天,丁家大院的菊花总是开得特别盛,一盆盆菊花摆满整个院子,争奇斗艳。特别支部八十周年时,他栽种了80盆花以示庆贺;建党一百周年时,院子里摆放了100盆菊花,向革命先烈致敬。

  “革命英雄曾经住我家,我们很自豪。我们会好好保护这些革命历史遗存。”穿越时光的深情回忆,丁宝祥的目光落在东厢房的窗棱上。

  8月的阳光,热烈而灿烂。

Copyright 2002-2021 lsnews.com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丽水网版权所有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33120180016 | 浙ICP备040008-1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浙)字第03677号
主管单位:中共丽水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:丽水日报社
编辑部电话:0578-2127345
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:(0571)88901234 手机:18806501498 传真:(0571)85175125 邮箱:zjsjx@zjncws.com.cn
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 | 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电话:0578-2127345 邮箱:2314875226@QQ.com
丽水日报社(丽水网)法律顾问:浙江博翔律师事务所王伟斌、蓝先锋、应相业
浙公网安备 33110202000139号

2023-08-01 革命先辈在烽火岁月的一句话,让小山村一户家庭的两代人,自觉接力守护红色老宅—— 1 1 丽水日报 content_357232.html 1 3 83年信守一个诺言 /enpproperty-->